學者:開發西部能源防治污染需走在前面_國內

2020-05-19  來源:  作者:資陽新聞中心

  原標題:開發西部能源防治污染需走在前面

  開發西部能源,一要重視新能源,二要提前防污染。

  5月17日公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提出了推動西部發展的一系列舉措。在“優化能源供需結構”的要求中,提出要建設一批石油天然氣生產基地,加強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加快風電、光伏發電就地消納。

  國際油價下跌,不能影響新能源開發

  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和產業產生了很大的沖擊,一個重要指標就是原油需求下降,油價大幅下跌。我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一方面可以借助目前超低油價的窗口,考慮擴大戰略石油儲備;另一方面則需要保障自身的石油供給能力,從而應對未來更加動蕩的石油市場。而從長遠看,石油價格的下跌會整體提升化石能源的競爭力,削弱新能源產業的競爭力,這也要求政策層面要進一步加大對新能源的支持。

  而這些背景也都貫穿在此次推進西部大開發的意見當中。西部的清潔能源潛力相對較大,包括風電,光伏和水電,但西部人口密度較低,相對市場較小,要想通過清潔能源來拉動西部的經濟,就需要通過特高壓等大通道往東部輸送,以解決當地棄風棄光棄水的問題。另一個做法是,將東部相關的高耗能重工業轉移到西部,提升西部地區的能源消費,相對而言,高耗能的重工業向西部轉移會比可再生能源東送的做法潛力更大一些。

  西部有廣闊的經濟發展空間、充足的資源、相對低廉的勞動力價格,而且環境成本和人口密度要遠低于東部,西部的環境污染成本相對更低些。因此,西部建設能源基地(化石能源和清潔能源)和承接東部高耗能企業,也是市場資源配置作用下的基本發展趨勢。近年來的發展也證明了高耗能重工業正在加速向西部轉移。

  對于東部來說,西部送來的電都是清潔的,有益于調整自身能源結構。在西部建設能源基地,通過長距離大容量輸電,為東部提供清潔電力,是東部環境治理的重要一環,也是西部發展的重要一環。

  因此,西部大開發除了政策的大力支持之外,其實也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自然進程。無論是建立石油生產基地還是開發新能源,都是國際國內雙重背景下的自然選擇。

  避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但需要關注西部開發、特別是能源開發過程中可能帶來的環境污染問題。政府層面要通過政策協調防患于未然,避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首先需要認識到環境污染是累積的,當下防治某些環境污染肯定比未來治理更節省費用,還需要考慮污染影響的不可逆性。因此,西部大開發需要盡可能提前行動,避免西部環境惡化。

  其次,有效的政策可以降低西部環境的污染程度。簡單說,中央政府要在政策上給予西部更多支持,要求東部對西部的能源貢獻留下相應的份額,使西部有更多的資金,從而有動力投入更多去治理污染。

  另外,也需要協調和保證能源價格合理,合理的價格可以支撐西部當地的經濟發展,還有利于抑制東部不合理的能源消費。這樣,西部可以利用能源開發收入,進行西部基礎設施和能源利用改善,相應抵消能源開發對西部的環境影響。

  西部地區政府還需建立兩個反饋機制。

  第一個是針對西部當地的生態環境,需要一個有效的生態補償機制。也就是說,西部出售能源得來的錢,地方政府應該更多回饋到當地生態保護以降低能源開發所導致的環境影響。

  第二個反饋機制是,不單單財富從東部往西部轉移,西部地區政府應該保障財富向一般民眾轉移。民眾收入上升,使得他們可以改變能源消費方式,更多地利用清潔能源,更快地脫離煤炭消費,從而減少環境污染。

  再次,由于西部污染成本相對比較低,會導致東部污染行業向西部轉移,這就需要有效的環境監管和治理。西部能源開發由于技術與環保觀念的提升,再加上東部的經驗,如果監管到位,西部應該可以避免東部式的污染。

  最后,由于環境污染的外部性,有效的能源環境政策很重要。政策雖然難以改變總體發展規律,但可以盡量減少負面影響。東部發展經驗也說明,在經濟快速增長過程中較早實施環境污染控制,可以減少相應的環境污染。

  □林伯強(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

責任編輯:劉德賓 SN222

版權所有 資陽新聞中心
蘇icp備15014293號-1
冒险岛韩服赚钱 亿赢配资 彩票陕西快乐十分钟 官网河内五分彩 酒吧骰子玩法大全 福彩6十1牛材网 豪利棋牌一天给九块 深圳风采开奖历史查询 网络上赚钱的方法 北京赛车实战经验教学 陕西11选5复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