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云端峭壁 守護華山“天路”

2019-12-09  來源:  作者:資陽新聞中心

華山太華索道維修人員在進行索道支架橫擔檢測(12月5日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華山太華索道維修人員對索道支架及鋼絲繩進行檢測(12月6日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華山太華索道維修人員在進行索道支架橫擔檢測(12月5日無人機拍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華山太華索道維修人員對索道支架及鋼絲繩進行檢測(12月6日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來自法國的技術人員在測試華山太華索道制動系統(12月5日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華山太華索道檢修人員在進行承載索調試(12月6日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華山太華索道檢修人員在進行走臺螺栓緊固(12月5日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亞洲黃網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華山太華索道檢修人員在調試道岔定位(12月5日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華山太華索道檢修人員在檢查吊廂門開關(12月6日攝)。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 陶明 攝

云海中的華山太華索道(資料照片)。

華山自古就被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建在華山西峰下的太華索道于2013年4月1日對外投入運營,全長4211米,以直上直下的“W”起伏式走向,沿途跨越四道深谷、三座山峰,最高落差達894米,其懸空之勢,如天空之梯。坐在近乎全透明的索道吊廂之中,以飛鳥的姿態,俯瞰華山絕壁天險,這條華山“天路”給游客帶來驚險獨特的體驗。

為了確保索道的安全運營,20多名索道巡檢員晝夜守護這條線路。每年旅游淡季,還要對索道進行一次全面檢修。11月25日至12月15日,太華索道實施2019年年度“體檢”,主要項目包括鋼絲繩的編結、支架平臺安裝、螺栓堅固、傳動系統改造等。

“體檢”大都處于架設在崇山峻嶺之間的支架線路上,最高一處支架高度為65米,周圍是崇山峻嶺、下面是萬丈深淵,檢修人員不僅要克服技術上的難度,更要克服高山高寒的惡劣環境,不放過設備的每一個細節。

“索道的檢修牽動著千千萬萬游客的安危,不得有絲毫的怠慢與粗心,安全、舒適地將每一位游客送到山上山下,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太華索道公司負責人說。

發 侯懷禮 攝

版權所有 資陽新聞中心
蘇icp備15014293號-1
冒险岛韩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