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齊飛的“八陣圖和長恨歌”情緣_明星

2019-12-09  來源:  作者:資陽新聞中心

  大家想必都聽說過三國時期諸葛亮的《八陣圖》和讀過唐代大詩人白居易的《長恨歌》吧?浙江樂清的睡翁先生劉齊飛發明了一種兵陣象棋名曰宋金對峙象棋(分為兵陣系統和弈道系統兩部分),此棋融合了奇門遁甲、易經術數、中國象棋等元素,頗有諸葛孔明《八陣圖》的味道,此棋已獲國家版權局版權登記。他又依據金庸武俠小說《神雕俠侶》中楊過與小龍女的愛情故事,創作了一首歌謠體古風《白衣歌》,頗有唐代大詩人白居易《長恨歌》的味道。

  宋金對峙象棋的棋盤共有九個區域,在排布兵陣時,要依據奇門遁甲九宮八門的理論和《兵陣訣》的規則運行棋子,并以六儀戊、己、庚、辛、壬、癸制約各兵種。另外,宋金對峙象棋還涵蓋了【五行學說】、【太極八卦】、【河圖洛書】的理論。

  【五行學說】:棋子包含了金、木、水、火、土五種顏色,棋子公共的底色是黃色,代表土;棋子字面的顏色有白色、綠色、黑色、紅色,分別代表金、木、水、火,棋子在棋盤上按五行方位布置。金國虎據河北,北方為水,以黑色棋子布之;宋室偏安江南,南方為火,以紅色棋子布之。東方木,以綠色棋子布之;西方金,以白色棋子布之。木生火,故鶩方應輔弼霞方;金生水,故孤方應輔弼落方。

  【太極八卦】: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故棋盤劃分為兩國四區(宋金兩國,落霞孤鶩四區)。四象生八卦,相重六十四,六爻列其中。故棋盤中央為六十四個方格,四周每個區橫向八個方格,豎向六個方格。四周每個區之間的聯系方格總數也是六十四個。

  【河圖洛書】:依據河洛真數,推算出棋子總數五十枚,有兩方各十三枚,有兩方各十二枚。天地之數五十五,減天五生土之五數(中央土的位置無棋子布置),故為五十。至于十二和十三的推算方法比較復雜,此處不再詳述。

  從弈道系統方面而論,宋金對峙象棋與中國象棋有很大的淵源。比如說:本棋是四人下棋(即把中國象棋陰陽兩儀的變化演繹成兩儀四象的變化),本棋馬和兵的規則與中國象棋略有不同,本棋的棋子數量和棋盤布局也和中國象棋不同,本棋的九宮范圍比中國象棋大一倍,本棋是馬后炮即炮布在馬之后(中國象棋是馬前炮即炮布在馬之前),本棋有將軍補步的規定(說明書上久久是熱頻國產在線規定在有些情況下不能補步,能不能補步在棋理上都經過嚴格論證)等。但是它也保留了中國象棋的大部份規則,只要你懂中國象棋,你就能快速的學會本棋的規則。

  接下來介紹一下風情萬種的《白衣歌》,因《神雕俠侶》中小龍女身穿白衣,所以此歌謠取名為《白衣歌》。《白衣歌》是作者唯一的一首押韻不采用舊韻而嘗試采用普通話字音押韻的歌謠體古風,并不是作者不懂格律詩詞,而是為了使現代人讀起來順口些,而作者的另一首作品《相見歡·登樓》則是嚴格依《詞林正韻》創作的格律詞。曾經滄海詠白衣,《白衣歌》內容如下:

  白衣歌(歌謠體古風)

  楊家兒郎年十三, 少孤冷暖盡已諳。破窯雖能蔽風雨, 不知何處把身安。嘉興有幸逢俠士, 桃花島上云水寒。劣子嬌女同冰炭, 故而求師向終南。若非天意早注定, 焉能古墓遇嬋娟。姑射真人下塵世, 飄逸脫俗驚凡間。今朝共結師徒義, 相依相隨兩相憐。玉影翩躚夜未央, 少年英俠劍如霜。衣裳似雪芳袖舞, 萬古佳麗徒盛妝。但使與君共朝暮, 何恨人生短和長。襄陽城內英雄宴, 西域妖僧何猖狂。雙劍合璧驚鬼魅, 力挫強敵揚四方。終致勞燕分飛恨, 原是禮教之大防。從此無處尋蹤跡, 江湖浪子神慘傷。情花燦爛是何處, 世外桃源絕情谷。姮娥已屬曹子桓, 淚眼相對竟陌路。當日別離太匆匆, 寂寞衷腸未曾訴。功名富貴如浮云, 但求山林雙棲宿。無奈天不從人愿, 一死一生洵可嘆。誓共生死不分離, 情是何物多劫難。斷腸崖上斷腸草, 華發頻添空自惱。生死茫茫十六秋, 能否白頭相到老?鏡中已非舊容顏, 多少回夢魂縈牽。夢里歡笑情如舊, 夢斷輾轉不成眠。悠悠往事空思憶, 柔腸百結淚沾臆。識盡淑女萬萬千, 惟君令吾殷勤覓。追念傷情誠自知, 萱草不解長相思。縱使身軀化塵土, 未改初衷為卿癡。精誠所至金石開, 守得仙姝凌波來。相逢猶疑在夢境, 執子之手久徘徊。君不見春光融融驅嚴冬, 一片冰心兩相通。從今天涯與海角, 繾綣風中情意濃。

  作者簡介:劉齊飛字嗣古,號幽夢居士,又號睡翁,浙江樂清人。嗣古者,承先賢之遺風也;幽夢者,苦恨艱難何所懼,一簾幽夢慰平生;睡翁者,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 賦《相見歡·登樓》以遣懷也,詞曰:西風喚起憂愁,水東流。苦念韶華虛擲怕登樓。 心中事,凌云志,恨難酬。焉得越溪傾國泛扁舟。

  據知情人透露,樂清的睡翁先生劉齊飛不愧為當代罕見的國學大師,他不僅對奇門遁甲和易經玄學的研究深有心得,而且擅長道家的練氣之術和養生之法,他將《周易參同契》和《黃帝內經》的理論取其精華、棄其糟粕,新創了一套關于“駐顏益壽”的方法,很多人稱,學會此方法可節省化妝品的錢了。他生性淡泊,安于清貧,為人謙和,熱于助人,“雖愛其才華橫溢然更愛其德”,正是他高尚品德所散發的人格魅力,才是深得眾人的尊敬和喜愛的真正原因。

版權所有 資陽新聞中心
蘇icp備15014293號-1
冒险岛韩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