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30萬人落戶還不夠?最早搶人的大城市再出狠

2019-12-09  來源:  作者:資陽新聞中心

(原標題:一年30萬人落戶還不夠?最早搶人的大城市坐不住了,再出狠招!)

武漢是最早“搶人”的大城市之一。早在2017年,當地就推出30周歲以內在武漢就業創業、有穩定住所的本科生、專科生可直接落戶,并提供人才公寓的政策,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緊接著,成都、西安、杭州、南京等城市也紛紛出臺了人才政策,隨后北上廣深才加入到“搶人大戰”之中。 2年過去,武漢“搶人大戰”的結果卻被網友評價為“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2018年武漢市戶籍總人口比上年增加30.08萬人。

相較而言,2018年,西安市戶籍人口較上年增加73萬;成都市戶籍人口較上年增加40.72萬。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在此背景下,武漢又出手了!據新華社消息,近日,《武漢市積分入戶管理辦法(2019年版)》(以下簡稱《辦法》)正式公布。最大變化是取消年度落戶數量限制,累計積分75分以上即可在漢落戶。

以一名30歲以下在武漢市生活居住滿三年的普通勞動者為例,辦理武漢市居住證、繳納武漢市社保、在武漢市租住等三項指標每項每年積5分,一年積15分,三年可積45分,年齡可積30分。即使沒有高學歷、沒有自有產權房屋,三年積分也可以達到取得武漢市戶籍的條件。

武漢積分落戶取消年度數量限制

積分入戶指非本市戶籍人員,在不符合現行入戶政策的情況下,通過積分指標體系獲得相應分值,在總積分達到規定分值后,可申請辦理本市常住戶口。

武漢從2017年10月開始試行積分入戶政策,兩年來累計接收有效申請5688人,取得戶籍4486人。這一政策為長期在漢就業創業和居住的普通勞動者提供了入戶渠道。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據楚天都市報,武漢市發改委體制改革處負責人介紹,新積分入戶管理辦法進行了8個方面修改,包括:

將入戶由“總量控制”調整為“累計積分達到75分,即符合入戶條件”,即取消年度落戶數量限制。

提高“穩定就業”和“穩定生活”兩個基礎指標權重。將在武漢市租住、繳納社保、持有有效居住證三個項目每項積分由每滿1年積2分提高至5分,每項最高分值由30分提高至50分。

取消高中(中職技校)學歷加分指標。將技術職稱指標由“初級專業技術資格、初級工,積30分;中級工,積60分;中級專業技術資格,積80分”調整為“初級專業技術資格或本市緊缺工種的中級工,取得職稱后在武漢就業創業1年以上的,積10分”。

進一步優化年齡結構,吸引年輕人入戶。年齡指標由“不超過45周歲積20分,45周歲以上每增加1歲減1分”調整為“年齡在18至30周歲的,積30分;年齡在31至40周歲的,積20分;年齡在41至45周歲的,積10分”。

增加入戶區域指標,引導申請人到新城區落戶。

增加一票否決情況。申請人有嚴重刑事犯罪記錄,或參加國家禁止的組織及活動的,取消申請資格。

去年常住人口增加不到20萬人

需要注意的是,盡管2018年武漢增加了30萬的戶籍人口,但這只反映了落戶的情況,一個城市能否真正將戶籍人口留在本地工作、生活,更能反映當地的吸引力,所以常住人口指標(指當年在當地生活半年以上)是一個更值得參考的指標。

據城市進化論,2017年,有12個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量超過10萬,其中超過20萬的有6個,這當中沒有武漢;2018年,常住人口增量超過10萬的城市有16個,超過20萬的增加到9個,武漢仍舊不在此列。

數據來源:統計公報及媒體公開報道(制圖:城市進化論)

武漢為何沒能吸引到更多的人? 作為強省會城市,武漢的經濟首位度達到37.72%。而在人口首位度方面(即省會城市常住人口占全省常住人口的比重,反映省會城市對省域人口的吸引力),2018年湖北常住人口規模高達5917萬人,武漢常住人口1108.1萬人,占比僅為18.73%。

此處引入西安作為對比。自2017年戶籍政策放開之后,西安成功邁過千萬人口大關,成為超大城市。2018年末,西安全市常住人口1000.37萬人,比上年末凈增加38.70萬人。

一個地區人口流向的重要相關因素在于周圍,尤其是本省,是否有一個強中心城市。和西安相比,武漢的經濟首位度不低,但人口首位度卻存在不小的差距(西安人口首位度為25.89%)。

今年5月,2019全球服務外包大會上,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提出,武漢市要實現三個跨越:“推動城市人口從1000萬向2000萬跨越、推動GDP從1萬億向2萬億跨越、推動武漢從中部中心城市向國家中心城市和世界亮點城市跨越。”

目前,國內GDP破2萬億的城市只有5個,分別是北上廣深和重慶。而人口突破2000萬的城市則是北京、上海、重慶三地,廣州和深圳都還不足1500萬人。

2018年,武漢GDP達到1.48萬億,名義增速高達10.72%,如果按照10%的名義增速,3-5年之間,武漢GDP就有望突破2萬億。那么,接近900萬的人口增量是否也是指日可待?

有人算了筆賬:2011年年末,武漢市常住人口為1002萬人。7年時間,武漢常住人口增長了100余萬人。如果按此增速不變,武漢市常住人口增加1000萬大約需要70年時間。

事實上,作為勞動力輸出大省,湖北的人口仍在不斷向長三角和珠三角流出。數據顯示,2017年,湖北常住人口為5902萬,戶籍人口為6141.8萬,缺口達到239.8萬,這些均屬于在外工作生活的人口。

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8》,我國流動人口規模正在進入調整期。當中特別提到,最近幾年,我國勞動力,尤其是農民工有從東部沿海地區向中西部地區回流的現象。

勞動密集型產業和資源密集型產業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勞動力伴隨產業流動,也將會再次優化人力資本在區域間的配置。目前來看,湖北仍處于人口凈流出狀態,這也意味著武漢有機會收獲人口回流的紅利。

武漢每年需新增100所幼兒園

隨著人口的急劇增長,搶人大戰“后遺癥”逐漸顯現,如何快速提升公共服務配套以滿足廣大市民不斷增長的需求,成為擺在城市間的管理難題。其中,配套教育即為最重要的問題之一。

據21世紀經濟報道,今年10月,在教育部“教育奮進看落實”首場新聞通氣會上,湖北省武漢市教育局局長孟暉就表示,“由于開放二孩政策、搶人大戰、高速城鎮化等原因,武漢市人口增長迅速,目前,學前教育每年新增的學位仍不能完全滿足需求,每年需要新增100所幼兒園才能滿足需求。

而根據武漢官方公布的數據,2017年全市共有幼兒園1391所,2018年僅披露了新改擴建公益普惠性幼兒園54所,這離“每年新增100所”還有相當大的差距。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另據財經網,“搶人大戰”中卓顯成效的深圳,已經連續兩年發布中小學的學位缺口預警。以龍崗區為例,數據顯示,2018年,龍崗區屬各類全日制學校189所,比上年增加6所,在校學生和專任教師分別增長7.8%和8.4%。盡管如此,2018年僅龍崗區的小一學位缺口就達19600個。據預測,2019年深圳學位缺口達7萬以上。

教育資源稀缺的大美女洗澡脫得一二干凈城市,房產和戶口教育資源高度捆綁,人口涌入的背后是緊缺的學區房和焦慮的家長們。“租房可以解決一些住房問題,但子女教育問題更為關鍵。”嚴躍進表示,在此情況下,開發商需要重點關注,并做好教育配套。

如何解決在炙熱搶人大戰后帶來的學位緊缺問題,是城市化發展進程中的必經之路,也迫切需要政府和企業在磨合中尋找最優解。

(每日經濟新聞綜合楚天都市報、城市進化論、21世紀經濟報道、財經網、每經APP)

版權所有 資陽新聞中心
蘇icp備15014293號-1
冒险岛韩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