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女生返校前夕吞下百粒藥 學生心理健康需重

2019-12-09  來源:  作者:資陽新聞中心

  “等一會兒就吞藥,希望有人可以幫我報個警。”11月17日晚上10時32分,13歲的石家莊女孩小美(化名)發了這條微博后,將96粒暈車藥和16粒頭孢氨芐消炎藥吞入腹中。

  看著仍未醒來的女兒全身插滿管子躺在醫院重癥監護室,母親在朋友圈里寫道:“每天都在想,這是一場夢該多好!”

  就在小美輕生半個月前,她因學習壓力太大被診斷患有重度抑郁癥,11月18日是她和父母約定好返校的日子。

  此事一出,有關中小學生學習壓力的話題再次被熱議,越來越多的家長普遍認識到:沒有什么比孩子的健康快樂更重要的了。

  鄭報全媒體記者 翟寶寬

  家人眼中的乖乖女 就讀重點中學重點班

  “我們家小美一直都是個善良懂事的孩子,小時候帶她去買玩具,她拿了一個后就會跟我說,爸爸,只要一個玩具就行了!”在河北醫科大學第三醫院急診科,父親蔣力(化名)感冒正在輸液,說起獨生女小美,滿眼疼惜。

  “有一次,小美在街上發現有認領流浪貓的活動,她特別想收養一只,她媽媽因為擔心流浪貓有問題,就沒同意,后來我托朋友給她買了一只貓,她特別喜歡,一直養在身邊。”蔣力說,小美從小就很乖巧善良,性格也很活潑開朗。

  “小美今年7月份剛過的13歲生日,她已經有一米六五的身高,很漂亮也很懂事,還偶爾喜歡進廚房做些簡單的飯菜。”母親憐愛地說。

  今年47歲的蔣力在當地某機關工作,小美出生后,妻子就在家全職照顧孩子,一家三口和和美美。

  今年小升初考試中,小美的數學和英語都是滿分,只有語文扣了2分,她以優異成績考上石家莊一所重點初中,并被分配到學校的重點班。

  學業重每天睡6小時 被診斷為重度抑郁癥

  升入初中以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因無法承受學習壓力,小美患上了抑郁癥。蔣力說:“自從進了重點班,每天早上6點起床,晚上6點放學回家,寫作業有時寫到晚上11點,一天睡眠可能只有6個多小時。正處在長身體的時段,每天睡眠不足,產生了頭疼等癥狀。”

  “她才上初中一兩個月就睡眠不足,想到讀初中還得讀三年,高中還得讀三年,產生了焦慮心理,看不到希望,一談到學校她的臉色就變了。”蔣力說,小美曾說要轉班,但他勸她堅持堅持,現在很后悔。

  10月下旬,小美開始不愿意出門,她跟父母說自己可能得了抑郁癥,蔣力帶著她去醫院檢查,最終被確診患有重度抑郁癥,醫院建議住院治療,蔣力為女兒請了假。“我那時候對抑郁癥不了解,不知道它有這么恐怖,有人對我說孩子拿有抑郁癥當不想上學的借口。”

  在醫院住了一周后,醫生建議小美回家休養。出院那天,小美的狀態看上去很好,回到家門口還對蔣力撒嬌,讓他幫忙脫鞋。

  11月15日是星期五,蔣力在飯桌上談到小美下周一應該去上學了。蔣力說:“她知道,爸爸只給她請了兩周的假,當時也沒有表現出不開心的樣子。”

  13歲女生發40條微博 每條都跟抑郁癥有關

  事后,蔣力翻閱女兒微博看到,小美曾加入有關抑郁癥的超級話題,并咨詢自殺的方法,這令他十分震驚。

  “孩子有自己的隱私,我和妻子從來不翻看小美手機。要是早點看到她的微博,也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蔣力十分懊悔。

  11月17日,小美在微博中寫道:“就是今天晚上了,等家人都睡著。”蔣力痛苦地說:“微博的內容讓我心里一陣抽搐,孩子這段時間太難了。”

  翻看取名“北巷林七”的小美微博,這個13歲女孩在不到一個月里內心的掙扎與絕望迎面而來,只有40條微博,每條都發在抑郁癥超話。

  “初中就退學,又能有什么出路,但我真的讀不下去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對學校,我一想到我這個假休完就要去上學,我就受不了,我好難受。”11月12日凌晨,小美在微博上寫下這樣一段話。

  15日凌晨,小美在微博上曬出一張有100多粒藥片的照片,并配文:“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我會走到這一步。”

  19分鐘后她又發文:“對不起,一百多粒藥吃完啦,好困啊,我要睡了,希望不要再醒過來了,再見。”

  返校前夕吞下百粒藥片 “遺書”讓“照顧好我的貓”

  小美睡到第二天中午1時,媽媽把她叫了起來。“當時我們沒有發現特別的情況,她以往周末睡覺都睡到中午12時,再加上吃了抑郁癥的藥,我們就認為嗜睡很正常,就沒有往別處想。”

  蔣力說,女兒15日微博上曬的藥片是醫院開的治抑郁癥的藥,可能是中成藥的原因,并沒有對她的身體造成致命的影響。

  11月17日下午,小美穿上前幾天剛買的羽絨服,問爸爸要錢說要買文具,蔣力還問她想不想吃炸雞,并囑咐她買些雞塊回來。“回來時,我看她買了挺多雞塊的,后來我想她在藥店偷偷買的藥可能就藏在我給她買的那件羽絨服里。”

  11月18日周一,是蔣力和小美約定返校上課的日子。早上5時40分,蔣力起床為女兒準備早飯,并敲了小美的房門。

  “剛開始她沒應我,我以為她貪睡還沒醒。有一兩分鐘,我一直叫她,里邊還是沒聲音,我就覺得不太對勁。”

  蔣力找到備用鑰匙打開房門,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當時她側躺在地上,一只腳在床上,一只腳在地上,滿嘴藥渣,張著嘴喘氣,已經發不出聲了,我根據她的聲音和口型感覺,她是在說爸爸救我。”

  蔣力立馬撥打急救電話。之后,蔣力在小美房間發現了幾個空藥盒,還在枕頭下發現一封“遺書”,上面寫著“照顧好我的貓,別把它拋棄了,對它好點”,還有一行被畫掉無法看清的字。“遺書”上可以賺錢的網絡游戲的字跡已經歪歪扭扭,蔣力推測應該是小美吃了藥后難受,寫字和往日也不一樣了。

  老師曾在班級群里說:

  周末是用來反超的,不是用來休息的

  乖巧開朗的女兒患上抑郁癥,并選擇吞藥輕生,蔣力認為,除了自己對孩子的關心不夠深入以外,越來越重的學業壓力可能是讓孩子生病的罪魁禍首。

  此外,蔣力和妻子認為學校和班級里的各種考試、測驗和排名也對小美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壓力。“班級里幾乎每周都要考試和測驗,各科目的大考小考不斷,學生的排名也會被發到家長群里,不僅是學生之間,班級甚至學校之間也有這種學習上的競爭和排名,我覺得這其實會對孩子們造成一種無形的壓力。”

  蔣力妻子加入的小美班級家長QQ群,每天都會發布一些班級日志、測試排名等內容,大部分都要求家長在家里督促學生學習或者與孩子共同完成學習任務。

  今年10月25日晚上8時許,該QQ群的一條消息顯示,語文老師在全班說了一句話:周六周日是用來反超的,不是用來休息的。

  對于小美在學校的學習情況,記者一直試圖采訪學校老師和負責人,但采訪要求多次被婉拒。

  “如果當時小美說不想去學校,我們能理解她,讓她先辦理休學就好了,就算不上學我也想要我的女兒健康快樂,但是現在說什么都晚了,我這個父親一點都不稱職!”蔣力后悔地說。

  減負之路任重道遠

  要更加重視學生心理健康

  女兒出事后,蔣力才感受到抑郁癥的可怕:“他們真的太痛苦了,選擇自殘、自殺也就是想用一種痛苦掩蓋另一種痛苦。”他通過微博抑郁癥超話發現了很多像女兒一樣因為抑郁想要自殺的孩子。“我現在除了照顧女兒,一有空就在微博上跟這些孩子聊天,希望能挽救他們。”

  “很多孩子都說他們有抑郁癥,但有些家庭不重視,也不帶他們看病,說他們胡鬧。”蔣力就跟他們說父母其實都很愛他們,還問到一些孩子父母的聯系方式,打過去電話,“我想告訴他們,我們要更加重視孩子的心理健康”。

  鄭州工程技術學院副教授熊項斌認為,家長不能急于求成,不能有攀比心理,盡量減少家庭壓力對孩子的心理影響,往往孩子越懂事,越容易有壓力,越容易受傷害。

  其實,如何減輕中小學生學習負擔一直被社會所關注。2018年12月,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向省級人民政府印發《中小學生減負措施》(減負30條),明確要求切實減輕違背教學規律、有損中小學生身心健康的過重學業壓力負擔,促進中小學生健康成長。

  如今,小美的醫生告訴蔣力,經過十幾天的搶救,小美目前肝功能恢復不錯,腎功能也在逐漸恢復中,其他方面恢復緩慢,已經有了間斷性的自主呼吸,但還在昏迷中。每天支撐蔣力夫妻倆的就是下午4時的半小時探視時間。有一次,蔣力正在為女兒做康復按摩,突然發現小美的眼角有些濕潤,有眼淚流下來,這讓他欣喜若狂,更堅定了他救女兒的信心。

  “這將是個漫長的過程,無論如何,我不會放棄,我相信我的女兒一定會回到我的身邊!”蔣力堅定地說。

上一篇:新華時評:幫老百姓穩住菜籃子_生活
下一篇:沒有了
版權所有 資陽新聞中心
蘇icp備15014293號-1
冒险岛韩服赚钱